十年蹉跎莫流泪,千里之外待君归
这里言若~
 

《家》

Boss自尽,贝尔摩德被捕,其余成员或死或伤,已掀不起风浪。

曾经震慑黑白两道的黑衣组织就此灭亡。

Gin死于一场爆炸,尸骨无处可寻,但在现场附近找到一把伯莱塔。

黑衣组织一案了结后一个月,尚未恢复身份的赤井秀一突然消失,不知去向。

“詹姆斯!”朱蒂有史以来第一次拍了上司的办公桌,“为什么停止搜查?万一……万一秀是被黑衣组织成员报复了怎么办?他会有危险的!”她的焦急全写在脸上,经过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调查,她几乎筋疲力尽。

“由他去吧,现在的FBI里,没有人能找出刻意隐藏行踪的他。”这位年过半百的领袖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沧桑。詹姆斯始终背对着朱蒂,她看不见他的表情。“至于赤井秀一,一年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琴赤】婚礼(下)

*(上)在这里~

*虐~

*文字发不上来先看图吧~

*图看不清的话走贴吧链接~点我~

*还有甜的小番外(可以当成反转的HE结局)


全文链接
 

【琴赤】婚礼(上)

*虐~

*还是文笔废的言若~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赤井从床上醒来时,四周还是漆黑一片,凄清的月光洒在窗边,犹如一地白霜。他抬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钟,才凌晨一点。赤井翻身下床,盯着衣架上挂的一套白色西装。过了许久,仿佛终于下定决心一般,他赤脚踩着冰凉的瓷砖,来到书房。


拉开书桌最上层的抽屉,从角落里翻出一把快要生锈的钥匙,赤井再次打开了最底下的抽屉——这个锁了四年的抽屉,自从他的卧底身份暴露之后,就再没开启过。


偌大的抽屉里安静地躺着一部手机和一个充电器,再无...

全文链接
 

献给少爷

与恶魔签订契约,并给了他一个曾经的小狗的名字——塞巴斯蒂安

右眼异变为鬼魅的紫色,闪烁着契约印的光芒

复仇的火焰在胸膛中熊熊燃烧


穿上高跟鞋,努力的踮起脚尖想要成为大人

以瘦弱的肩膀担负起“邪恶贵族”之名

以夏尔·凡多姆海威伯爵之名忠实地履行“女王的看门狗”的职责

爱喝红茶,吃甜食,玩游戏,却还是一个孩子的模样


有时会摘下眼罩,霸气地喊出“塞巴斯蒂安,这是命令!”

有时会变的傲娇,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


曾经以为,爱的是这样的夏尔·凡多姆海威

直到,听说了双生论

眼泪溅落在键盘上,内心变得不知所措——

整整爱了两年的你,原来,连名字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赤黑】君为恋,国为责

第六章

映入眼帘的是赤司焦急的面容,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:“我看你还在挑面具,就先去买糖葫芦了,结果回来就发现你不见了,哲也怎么跑到这来了?”他看见黑子脸上的泪痕,吃了一惊:“怎么哭了?有人欺负哲也吗?”

黑子忙用袖子擦了擦眼泪,扯了扯嘴角:“没有,我发现赤司君不见了就来找你,一时跑得太快被风迷了眼睛。”话语中还带着软糯的鼻音,故作坚强的样子让人心疼。但他现在是真的很高兴,赤司好好的站在他面前,「太好了,还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。」

赤司将糖葫芦递给黑子,顺手揉了揉他的头:“以后不要乱跑了,好吗?我保证绝对不会丢下哲也。”

“嗯。”黑子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“嘭”天边突然绽开一朵烟花,照亮了大半个天空,紧接着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琴赤】十年之殇

*虐?

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对组织发起总攻的那一夜,赤井秀一失去了他此生最重要的人。那个银发男子消逝在火海中,便再也没有出现,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那一夜,赤井对着那片废墟站了很久。直到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,他才转身离开,一个人,默默地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离开了这片吞噬了他最亲爱的宿敌的战场。

一个星期后的庆功宴,赤井秀一成了唯一缺席的人。他开着雪佛兰去了来叶山道,在路上一遍一遍地往返,直到他彻底绝望。「他真的……死了啊……」赤井的眼角微微泛红,心一横,猛踩下油门,狼狈地逃离了这个故地。

在他不曾注意的角落里,在护栏的阴影下,一双碧绿的眼睛注视着他,锐利的目光如同饿狼一般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琴赤】无题

*小段子
*虐

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夜已深,窗外月色朦胧,银发男子怀中的人儿已沉沉睡去。

Gin低着头细细欣赏怀中之人的面容,亚洲人的面庞显得有些清秀,却也不失刚毅,高挺的鼻梁显现
出他身上的一部分欧洲血统,几缕鬈发披在额前,柔顺的黑色长发一如他当年初进组织时的模样。

Gin看的有些失神,喃喃地唤了声:“秀——”

怀中之人不知何时醒来,睁开了蒙眬的双眼,一双狭长的丹凤眼,祖母绿般的深邃瞳色,眼神中隐含着他一贯的犀利——却没有他眼下那条标志性的单褶。“秀?那是谁?”

Gin苦笑一声——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怀中之人,然后低下头如蜻蜓点水般轻吻了一下怀中人的额头,“没什么,一个……故人罢了”

明明知道你已经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斑夏】我愿永为帐中妖

*小短篇
*微虐
*依旧文笔废

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当友人帐还剩一半的时候,夏目贵志认识了一个女孩。
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,深棕色的眼睛里总带着笑意。
斑承认,女孩很漂亮,也很温柔,和夏目一样温柔。
她知道夏目看得见妖怪,她理解夏目与妖怪之间的羁绊,她喜欢听夏目讲他和妖怪的故事,而且只是默默地倾听。
夏目和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,总是笑着,他不需要掩饰什么,不需要担心女孩会怀疑他说谎,会疏远他。
斑知道,夏目恋爱了。

当友人帐还剩下三分之一时,夏目贵志和那个女孩结婚了。
人类的婚礼上,斑看见夏目和新娘对视时,目光中满含深情。
夏目在森林里也举行了一场婚礼,这是专门为妖怪准备的。
新娘通过夏目和她看不见的妖怪们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赤黑】君为恋,国为责

第五章

黑子跟着赤司走到小摊前,半蹲下来,开始挑选面具。种类繁多、五颜六色的面具让黑子一时竟无从下手。赤司则站在黑子身旁,不时微眯起眼睛,向四周张望,脸上已不见了刚才的轻松自如,取而代之的是猛兽等待猎物时的兴奋和紧张,「好了,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吧。」

人群中,几个身着布衣的男子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,彼此点头示意。然后分散在赤司和黑子周围,装作挑拣商品的样子,渐渐向两人靠拢过来,收紧了包围圈。

突然,其中一个褐衣男子感觉有什么硬物抵上了自己的后腰,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极具威慑力的低沉声音:“别动,不准出声,否则我就把匕首捅进你的身体里。”身后的人划开了他的衣服,冰凉的锋刃差点刺破皮肤,褐衣男子吓得额头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赤黑】君为恋,国为责

第四章

夏至将近,天气愈发闷热起来。窗外的蝉不知疲倦地聒噪着,屋内放置的大量冰块也难掩午后的暑气,黑子面对着棋盘,昏昏欲睡。

“啪”棋子落到棋盘上的声音将黑子惊醒,他揉了揉眼睛,有些茫然地看着棋盘。

“将军。”赤司有些无奈地看着黑子,“半个时辰内连输两局,哲也真的是对将棋一窍不通,还是因为心不在焉?”

“才没有心不在焉。这应该怪赤司君,明明说好要教我的,结果一点都不手下留情。”黑子毫不客气地反驳道。

赤司哑然失笑:“是,是,我没有教好,但哲也也得认真一点吧。”一起待了这么些年,赤司还是知道某些时候,对黑子服软会比说教要管用得多。

“再来一局吧,还请赤司君手下留情。”

赤司看着黑子重新摆上棋子,长至腰际的头发...

全文链接
© 夏目贵志的猫老师|Powered by LOFTER